觀念,思考

『登月目標』的陷阱

20

(圖片來源 http://www.chinadesigngo.com/portfolio/view/id/877.html )

昨天寫了一篇《『登月目標』+『SMART計畫』》

https://lglbengo.com/2016/05/11/%e3%80%8e%e7%99%bb%e6%9c%88%e7%9b%ae%e6%a8%99%e3%80%8f%e5%8a%a0%e4%b8%8a%e3%80%8esmart%e8%a8%88%e7%95%ab%e3%80%8fi/

文末提到要小心『登月目標的陷阱』

先來回顧一下什麼是『登月目標』+『SMART計畫』

簡單來說,就是訂定一個宏大的目標(登月目標)

從這個大目標再規劃出要執行的確切步驟(SMART計畫)

這樣一來我們永遠知道自己接下來的步驟,也順便提醒自己大目標是什麼

 

但是就算有了登月目標和S M A R T目標還是不夠

萬一我們的大目標已經失去了意義,或者因為環境改變必須調整的時候

如果還是緊緊守著原本的目標不肯改變的話

那將會是一場大災難,當年發生在以色列的『贖罪日戰爭』就是一個例子

 

1972年10月,以色列的44歲將領 齊拉 被提拔為軍事情報局局長

他的任務是萬一敵人攻擊以色列,必須事先警告國家領導人

齊拉當上局長的時候,1967年的『六日戰爭』已經過去了五年

以色列在那場戰爭展現出傲人的軍事力量,讓國土擴大了不止一倍

不過以色列的國民從此也陷入了高度焦慮,因為他們不曉得敵人什麼時候會展開報復

 

戰情人員每一週都提供不一樣的預測

有時候被警告要提高戒備,但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軍事單位會接到上頭指示必須迎戰,接著又被取消命令,從頭到尾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反反覆覆之間,導致以色列的政治人物和民眾不耐煩的情緒日益升高

齊拉被升為軍事情報局局長,就是希望他能解決得不到正確情報的問題

他告訴以色列國會,自己的任務很簡單

就是提供盡量清楚的精確評估,只有真的要開打了才會提出警告

 

他下令以後軍事人員分析阿拉伯世界的意圖時,必須依據嚴格的公式

他主張以色列在六日戰爭憑藉著優異的空戰實力,長程飛彈和戰略優勢狠狠痛擊了敵人

因此敵國要等到空軍實力有辦法保護自家的地面部隊

以及擁有足以攻擊以色列首都台拉維夫的飛彈後

才有可能再度攻擊以色列,不然就只是沒事放放狠話而已

 

1973年春天,大量的埃及軍隊在蘇黎世運河集結

4月18日以色列總理召集高級顧問舉行閉門會議

參謀總長與特務局局長都表示埃及這次真的可能攻擊,以色列必須做好防範措施

但是齊拉持相反的意見

他說埃及缺乏強大空軍,也沒有足以攻擊台拉維夫的飛彈

所以他不同意參謀總長與特務局局長的看法

他認為埃及只不過是在裝腔作勢,發動攻擊的可能性很低

 

總理最後決定採納參謀總長的意見,命令軍隊開始備戰

接下來一個月的時間,以色列士兵沿著蘇黎世運河築起長達一百六十多公里的城牆,前哨站以及炮台

以色列砸下數百萬美元,命令成千上萬的士兵不得休假

然而埃及一直沒有開戰,以色列政府後悔自己反應過度

這次的事件讓齊拉聲譽大起,成為全以色列當時最具影響力的領導人

他讓眾人看到有條不紊的評估方法可以避免胡亂猜測

以色列人民希望不必再時時刻刻擔心開戰,而齊拉給了人民想要的東西

他在政壇上一步登天的時機指日可待

 

然而在1973年10月1日,也就是齊拉預測開戰的可能性非常低的六個月之後

『贖罪日戰爭』正式開打前五天,以色列的情報員托夫通知台拉維夫的長官

大量埃及的軍隊晚間在西奈集結,邊界滿滿都是埃及的船隻

預備將武器送到運河,對岸的造橋材料都運到了

守在前線的士兵從沒見過那麼大型的軍事準備

 

齊拉已經在一週前接到多分類似的報告,但是他並沒有放在心上

他依然告訴下屬,埃及的戰機和飛彈都不足以打敗以色列,所以不用緊張

齊拉在心中緊緊抓著自己的評估標準不放

曾經有下屬擔心埃及近日軍隊的動員情形

下屬向齊拉請求調動幾名後備軍人分析最新的情況,結果接到電話痛罵一頓

齊拉說軍情局的任務是安撫全國民眾,而不是讓民眾緊張到發瘋

 

1973年10月2日到3日,到處都是埃及軍隊集結的景象

而且敘利亞邊境也有動員的情形,以色列總理再度下令召開會議

但是齊拉再次表示沒理由擔心

埃及與敘利亞的空軍依舊不堪一擊,也沒有能夠威脅台拉維夫的飛彈

六個月前不同意齊拉說法的軍事專家這一次也變成了應聲蟲

 

在情報員托夫發出警告七十二小時過後

以色列的情報人員得知蘇聯緊急動用飛機,將蘇聯的顧問以及家眷載離開敘利亞及埃及

空照圖也顯示蘇黎世運河一帶以及敘利亞統治下的戈蘭高地本區

集結了比先前更大量的坦克車大炮以及對空防禦武器

 

10月5日上午,也就是托夫發出警告後四天

埃及在蘇黎世運河部署的一千一百座大炮

空中偵測也顯示了大批軍隊已經集結完畢

 

儘管種種證據擺在眼前,齊拉依然有一套敵軍為何要動員的解釋

他說埃及是在防備以色列入侵,埃及沒有新的戰機也沒有飛毛腿飛彈

齊拉說 : 我不覺得埃及人或敘利亞人會開戰

就連蘇聯撤離過問這件事,齊拉都有一套合理的解釋

『或許俄國人覺得阿拉伯人會展開攻擊,那是因為他們太不了解阿拉伯人』

 

齊拉抓著自己的解釋不放,不願意重新考慮開戰的可能性

他堅守自己訂下不讓以色列人民恐慌的目標

然而,隔天一早,贖罪日戰爭揭開序幕

 

『贖罪日戰爭』最後在1974年1月18日結束

以色列雖然成功趕跑了入侵的敵人,但是損失慘重,死傷超過一萬人

埃及與敘利亞也估計損失了三萬人

歷史學者後來寫道『即便過了二十五年,贖罪日戰爭依然是以色列歷史上最慘痛的時期』

齊拉的原始目標是讓民眾不必再感到焦慮,政府官員也跟著他的意見走

但是他忘了他最終的目的是要確保以色列民眾的安全

他的錯誤是忽視了看似不會發生的事情

他應該要深入研究每一種狀況的可能性,但是他沒有

 

總結來說

大環境的局勢會隨著時間而有所改變

要反覆自問『登月目標』的原因是否有所改變 ?

在目前的局勢之下,『登月目標』是否仍然具有意義 ? 是否需要調整 ?

我們除了必須要有雄心壯志與精密計劃,還得不時地的跳脫平日的思考

換句話說,即便有了天衣無縫的計劃,仍必須不斷用腦袋反覆思考

以免發生上述齊拉的錯誤,掉入思考僵化的陷阱

 

以上主要內容取自《為什麼這樣工作會快,準,好》第四章 目標

祝各位有個美好的一天

廣告

對「『登月目標』的陷阱」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