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念,思考

邏輯思考工作坊課後作業:吃人肉是否有罪?

上週日去參加Zen大的邏輯思考工作坊,課後Zen大出了一個課後作業,就是在『正義:一場思辨之旅』第一講的29:26,桑德教授提出一個命題:吃人肉是否有罪?

案例說明

這是真實發生的事件,也就是女王起訴Dudley與Stevens的案件。這個海上的悲劇發生在帆船Mignonette號的倖存者身上,這艘船在南大西洋上遇難,船員四名,Dudley是船長,Stevens是大副,Brooks是水手,第四名船員是船上打雜的少年,十七歲的Richard Parker,他是個沒有親人的孤兒。

一道巨浪將Mignonette擊沉,四名船員乘坐逃生艇逃了出來,唯一的食物就是兩罐蕪菁,沒有淡水。起初三天他們什麼都沒吃,第四天他們打開了一罐蕪菁並且把它吃光,第二天他們抓到了一隻烏龜,這烏龜和另外一罐蕪菁讓他們活過了接下來的幾天。後來的八天他們又同樣什麼也沒吃,沒有食物,沒有飲水。假想一下,如果你身處其中,你會怎麼辦?

他們則是做出了自己的選擇。打雜少年Parker現在躺在船底,奄奄一息的縮在角落,因為他不聽其他人的建 議喝了海水,所以他看起來快要死了。因此,在第十九天,船長Dudley決定建議大家抽籤,他們必須要抽籤決定誰犧牲,好讓其他人活下來。Brooks 拒絕了,他不喜歡抽籤這個點子。我們並不確定這是因為他不想冒險,或者是因為他相信過程決定道德與否,但不論如何,最後並沒有抽籤。

第二天還是沒看到任何船隻,因此Dudley告訴Brooks別過頭,他對Stevens比出手勢,示意應該殺死少年Parker。Dudley祈禱之後,告訴那孩子時候到 了,用一把小刀殺死了他,刺穿了他的頸靜脈。Brooks克服了自己良心上的抗拒,和他們分享了這次的戰果。

接下來的四天,倖存的三人靠著這少年的血肉存活。這是真實故事,然後他們獲救了,Dudley在日記裡面描述獲救過程時相當的委婉:在第二十四天我們用早餐時,終於有一艘船出現了。這三名倖存者被一艘德國船隻救起,他們被送回英國的Falmouth,然後被捕,被起訴,Brooks成為控方的證人,Dudley和Stevens則是被起訴。

選擇

如果今天你是陪審團的一員,必須投出『有罪』還是『無罪』的判決票,你會怎麼選擇?所依據的理由又是什麼?

以下是我參考《洞穴奇案》(註)所提出的選擇與理由

選擇一:有罪,同時建議輔以特赦(這也是我個人比較傾向的)

依照法律的規定,殺人就是有罪(死刑或無期/有期徒刑另議)。

儘管我們會同情Dudley和Stevens當時所處的境地,但法律條文不允許有任何例外。只不過後續可以透過行政赦免來減輕刑罰。

選擇二:沒有罪,因為案發的時候,那四個船員根本不處在文明社會的狀態

在極端狀況下,你如果不吃別人的話,你就會死,這已經不是一個文明社會的常態,我們所有的法律都是假設我們是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人與人之間能夠和平共處,但是在當時四處無援的情況下,法律並不適用。

選擇三:有罪,因為『飢餓並不是殺人的理由』

如果有一個小偷到商店偷麵包被抓,那位小偷說他當時處於非常飢餓的狀態,你會接受他的理由而判他無罪嗎?顯然不會。如果飢餓不能夠成為盜竊的正當理由,又怎麼能夠成為殺人的正當理由呢?

選擇四:沒有罪,法律為人服務才有意義

在當時很多報紙做民意調查,有九成的人認為,應該寬恕被告或給予象徵性的懲罰後釋放。那不就變民粹主義了嗎?法庭怎麼能夠跟隨公眾意見呢?

但是法律這個東西不只是一些死板的條文,它是有一個現實的社會背景,它應該適用於一個地方,一個社會,它原有的風俗習慣跟大多數人的共識跟情感的。如果法律完全違背了大多數人的共識和情感的話,這樣的法律又有什麼用呢?

我相信很多法律人一定會對第四點有意見,但是第四點只不過其中一種論點,但是卻也反應出這幾年在台灣出現的一個名詞:恐龍法官。

之所以會出現這個名詞,必然是因為有一些司法案例的判決結果完全不符合一般大眾的合理判斷或期待,比如說:

10.png

圖片來源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38305

 

延伸思考:本案是否符合自我防衛而殺人呢?

自我防衛殺人適用於當事人抵抗威脅自己生命的攻擊的情形,因此本案不符合,因為Dudley在殺少年Parker的時候,Dudley顯然沒有受到生命的威脅。

案情後續發展

案件後來由英國的內政大臣哈考特爵士諮詢了總檢察長、副檢察長和王室官員之後,批准起訴三名船員謀殺,但是法爾茅各斯的公眾全部支援被告。因為擔心出現宣告無罪的結果,法官要求陪審團進行特殊裁決。這意味著陪審團只是認定事實,不用對該事實是否構成謀殺罪做最後的裁決(這一安排使法庭即使在陪審團同情被告的情況下也可能判被告有罪)。

根據陪審團認定的事實,法官宣告被告犯有謀殺罪,駁回他們的緊急避難抗辯。被告被判處絞刑,隨後被維多利亞女王赦免了,提出赦免建議的正是支持起訴的哈考特爵士。

類似的案例–霍爾姆斯案

1842年,布朗號從利物浦駛往費城,在紐芬蘭島海岸因撞到冰山開始下沉。船上有一大一小兩艘救生艇,其中41名乘客和水手擠到大艇上,另有船長和船員共 9人佔據了小艇,這艘小艇只能容納6、7個人。船上的其他30個人大部分是兒童,沒有一個船員,則被棄置在船上,與船一起沉沒。後來,船長又命令一個助手帶著航海圖和羅盤加入大艇。大艇上共有42人,且有槳無帆;小艇上共有8人,且有槳有帆。

小艇在紐芬蘭海岸獲救。大艇因嚴重超載,幾乎無法航行。隨著風擊浪拍,隨時有沉沒的危險。為了減負,水手霍爾姆斯提議並在另外兩名水手的幫助下,前後一共把8個男人和2個女人拋出船外。減負後的大艇向東漂移,船上的人們以僅存的一點食物維持生命,幾周後在法國海岸獲救。

美國費城的倖存者回美國後,要求費城的檢察官把當時船上唯一的費城居民水手霍爾姆斯以謀殺罪逮捕並追究刑事責任。霍爾姆斯被捕後,因大陪審團的同情,檢察官將起訴減輕為非預謀殺人。

案件審理過程中,霍爾姆斯以『緊急避難』為由進行了辯護:如果殺人對於船上的人的存活是必要的,那在法律上就是正當的(言下之意是:為了救多數人的性命,多數人有權利犧牲少數人的性命。)

主審法官鮑爾溫認為:一定數量的水手是大艇航行所必需的,但超過這一數量的其他水手與乘客相比並沒有任何特權,這些水手必須與乘客一起經受命運的考驗(言 下之意是:除了必須的水手外,其他非必須的水手應該與其他乘客一樣面臨被拋出船外,從而犧牲自己救多數人性命的命運。)

判決結果:霍爾姆斯非預謀故意殺人罪成立,判處六個月監禁,並處20美元罰金。根據判決,霍爾姆斯服了監禁之刑,而罰金則由總統泰勒所赦免。

備註:

1949年,富勒法學家出了一本小書,就叫做《洞穴奇案》,他假設出一個法律虛擬案例,是一宗同類相食案,並牽涉陷入絕境、抽籤、公眾同情、政治因素、緊急避險抗辯及赦免等事實,他以五位法官的判詞反映五種不同的法哲學流派。50年後,另一位法學家後薩伯再次引用此案,以九個法官提出九種額外的法哲學觀點。這是一本相當精彩,且深具邏輯推論的書,有興趣的話可以買來看看。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14463

https://lglbengo.com/2016/06/27/zen%e5%a4%a7%e9%82%8f%e8%bc%af%e6%80%9d%e8%80%83%e5%b7%a5%e4%bd%9c%e5%9d%8a-%e8%aa%b2%e5%be%8c%e5%bf%83%e5%be%97/

 

 

 

廣告

對「邏輯思考工作坊課後作業:吃人肉是否有罪?」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