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記 · 觀念,思考

搞清楚遊戲規則

昨天團上夥伴依米來台北找我走四獸山,結束之後我們在去南港公園繼續閒聊,過程中他提到兩件事情,讓我印象深刻,同時也讓我的思考又多了一個層次。

第一件事情提到,以前在軍中當幕僚的時候,有一個專案是由他們這邊提出相關文件,交由另一個單位審閱,而且由對方在期限之內交回給他們,否則會研誤失職之責,依米的學長交待他這件事情,並且叮囑他要記得去拿回文件,然後就去放假了,依照過往的做法,由於收文對方的官階比依米這邊的高一點,所以即使明文規定,是由對方主動傳回文件,但實際的做法都是由他們這邊的人主動去拿回文件。

但是依米在詳讀規定之後,並沒有主動過去拿,然後他的學收假回來之後問依米,文件拿回來了嗎?依米回答:對方還沒拿回來啊,他的學長聽了很警張,但是依米卻老神在在的說,『走,我們去隔壁主官的辦公室』,到辦公室之後,他就跟主官說,『報告長官,我們來拿XX文件』,當然身為上層的主官,是不會清楚什麼下屬那些小事情的,於是依米就把事情解釋清楚,同時也說明,他們交付文件之後,依照規定(有書面文字)由他們這邊的某某單位審閱完畢後主對回傳給他們,對方主官在搞清楚事情原委之後,把負責的相關人員直接叫進辦公室,當場開罵,當然之後辦事情就輕鬆多了。

第二件事情則是提到,他之前一位朋友在一家公司當人資主管的時候,有一次要安排全公司的體檢,跟對方醫院約好7:50在大門口碰面(對方會開一輛照X光片的大車過來),由他帶領他們進去公司,而在體檢當天早上7:30的時候,突然接到電話,是由警衛打來的,他朋友衝衝忙忙地趕去公司處理,事後說警衛責怪他為什麼沒有事先跟他講會有醫院的人來,害他不知道該找誰處理,只好先放他們進去。

這件事情說到這邊,依米問我,如果是我,會怎麼看待這件事情?

老實說,當下我的想法跟依米的朋友一樣,是我的錯,沒有事先跟警衛講,但是依米跟他朋友說,『你幹嘛讓警衛罵你啊,如果是他,他當下就嗆回去說,我身為人資主管,沒有這個義務跟你警衛報備,而且,我是跟對方約7:50分,我只要準時到就可以了,是對方提早抵達,而你身為警衛,沒有阻攔還放他們進去,你這樣失職,是不是不要幹了啊』

靠,我當下好像被敲了一棒,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這一層,而為什麼依米會想到呢?而我以後又該如何培養出這樣的思考呢?

這個問題直到今天早上在騎車來公司上班的時候,我才有一個頭緒,上面這兩件事情,有一個共通性,就是『搞清楚遊戲規則』,很多時候,往往自己是先沒有搞清楚遊戲規則,明明是對方不對,但卻因為一些似是而非的原因,反而好像變成自己理虧,但是如果搞清楚遊戲規則,就不會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也難怪,當很多人看到律師這個頭銜,通常會先敬讓三分,包括我也是,但是在這個網路發達的時代,資訊的取得已經不難,難在自己本身是否具備思考事情本質的思維模式,這一點,我還有需要持續練習。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